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本週三,美国一位地位崇荣的大法官约翰.保罗.史帝文斯(John Paul Stevens)辞世,享年 99 岁。他从 1975 年 55 岁时被福特总统选入最高法院,到 2010 年 90 岁在欧巴马总统任内退休,前后 35 年担任大法官,在所有牵涉到总统职权的案件上,他坚绝主张总统不能凌驾法律之上,而必须和庶民一样接受法律的规範,因此《华盛顿邮报》称他为「力抗总统滥权的堡垒」。

在这方面,他的「代表作」都是判定总统违宪,包括:1997 年柯林顿总统对琼斯女士(Paula Jones)指控的性骚扰案拒绝出庭、2004 年小布希总统拒绝境外羁押的回教份子上联邦法院提讼、2006 年小布希未得国会同意就将上述人犯送军事审判等,他都负责起草「多数意见书」。

除此之外,在柯林顿一案中,他也引用了两个涉及前总统的案例,其一是 1952 年杜鲁门总统为了防止钢铁工会大罢工,下令钢铁工业全面国有化,结果最高法院判定总统违宪;另一是 1974 年尼克森总统拒绝交出「水门事件」的录音带,也被最高法院裁决违宪,尼克森总统在他进入最高法院的一年前下台,史帝文斯大法官在他的回忆录《一位大法官的养成:我的第一个九十四年》中评论说,这个案子是「司法独立的极致」。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在美国大法官心目中的「司法独立的极致」,指的是让总统屈服在法律之前,甚至总统因此乖乖下台。台湾呢?台湾许多司法官口口声声「维护司法独立,不受外力干预」,声量不比别人小,结果呢?除了把几位依据宪法行使监察权的监察委员「妖魔化」之外,对滥用权力的总统,有什麽具体作为吗?

如果要拿一个台湾总统的案子与尼克森的水门案做比较,马英九的洩密案应该是首选,该案一週前被判无罪定谳,不但没有让台湾人民见识到司法是「力抗总统滥权的堡垒」,反而印証了超过半世纪前雷震在《自由中国》(1957.10.01)社论的指控:「司法成了行政的附庸、政治的工具。」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马英九洩密案是从两年半前北检提起公诉开始,由于同案的被告黄世铭已经判刑确定,一般认为马英九也是罪証确凿、难逃有罪,但「好的开始」不一定是「成功的一半」,半年后该案的一审就判马无罪。

本来「有罪无罪」的结论本身不应该单独成为批评的对象,应该批评,也可以批评的,乃是判决有罪或无罪的依据是否充分、论述是否合理,若是客观証据不足或主观理由不备,那麽这样的判决得不到支撑,就是法官的枉法裁判或滥权诉追,既不能用法官的「自由心証」来逃避检验,更不能假「审判独立」来阻挡究责。

那麽该案一审的无罪判决究竟依据什麽?答案跌破大家的眼镜,因为一审法官熊熊搬出了一条大多数法律人都没听说过的法条来,大名叫做「院际调解权」,是在《宪法》第 44 条赋予总统的一项特权:总统对于院与院间之争执,除本宪法有规定者外,得召集有关各院院长会解决之。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一审承审法官在判决书中这样说:

综上所诉,被告将通讯监察秘密、告诉人个人资料洩露,利用予江宜桦、罗智强之部份,虽构成要件该当,然被告係依宪法第 44 条行使专属总统之争议调解权而阻却违法,即为刑法上不罚之行为;…
换句话说,马英九的行为虽然与洩密罪的「构成要件」很速配,但是他所以洩密是在使用总统调解争议的特权,所以依刑法第 21 条,有正当的理由去违法,不罚。

尖尾必须承认这位法官不是普通的厉害,因为《宪法》第四章列有 18 条专属总统的职权,大多耳熟能详、频繁使用,唯其中就是第 44 条几乎从来没有用到,却被她一眼相中,捡来做为马英九脱罪的那枝枪。

何以说「几乎」没被用过?因为根据大法官释字第 2 号释宪文(1952.05.21)的附件所示,在前一年总统府曾经为了监察院能否自行向立法院提出法律案,出面召集监察、立法、司法三院院长会面协商,但最后以咨请总统出面的手续繁複、甚于大法官释宪,决定改採后一做法,这是释字第 2 号释宪文的由来,所以严格说老蒋并未实施「院际调解权」。自那次「几乎」之后,就默默无闻,直到今日。

这位法官眼尖固然无可责怪,但另一方面心机太重,则令人不敢恭维。依尖尾的查考,无论在《六法全书》或是一般阐释《宪法》的书籍中,提到第 44 条时,会以「院际调解权」或「院际争执调解权」做标明,强调这项特权是为了解决「院与院间」的争执(陈新民,《中华民国宪法释论》,民 90 年 1 月,493 页;林纪东,《中华民国宪法逐条释义》,民 77 年 1 月,126 页)。

但令人不解的是,这位法官在判决书中却完全避开「院际」这两字,单纯称之为「争议调解权」;千万不要小看省去「院际」两字的效果,因为这一来总统突然成了包青天,只要是他想出手的「争议」,都归他调解。

在不知不觉中扩大了第44条的适用範围之后,「马王政争」就落入马英九的手掌心:明明是国民党内的私人权力斗争,却升格为总统可以依《宪法》出面调解的争议;明明是违反通讯保密的洩密罪行,却取得「阻却违法」的正当性;最荒谬的是,马英九明明是争执一方的「事主」,却摇身一变成为化解争端的「公亲」,彷彿事不关己。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好在「戏法人人会变、《宪法》人人会唸」,只要翻出第 44 条,立刻找到破绽:条文里不是说「院与院间之争执」吗?马英九和王金平的争执是行政院和立法院的争执吗?是预算案还是法律案?白纸黑字不是要「召集有关各院院长」吗?怎麽总统主持的调解会议里,不见最相关的立法院长王金平的影子呢?听得津津有味的总统府副秘书长,难道是王金平的替身吗?调解半天的结果是什麽呢?双方握手言和了吗?那之后王金平院长差点被中国国民党马英九主席开除党籍,又是为什麽?

何等诡异的画面!就像法官捡到一把枪,胡乱扫射一番,要为总统杀开一条血路,好笑的是这其实是总统的配枪,只是总统自己都没在用、也从没想到要用。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尖尾认为,马英九的洩密案可以做为台湾司法的照妖镜。尖尾陆续要检验的不只是一审、还有更一审,也不只是公诉、还有柯建铭立委的自诉,这些都会显示出这群判马无罪的法官,

史帝文斯大法官生前毅然三次判定在位总统涉及滥用职权,无愧于大法官是「正义」(Justice)的同义字;我们这儿是一位前总统涉及滥用职权,蹦出一堆法官不惜曲解法律也要无罪开脱。台湾号称正在进行司法改革,何其讽刺!

下週继续。

《尖尾週记》法官捡到一把枪 ─ 哇塞,总统掉的

引用连结:

尖委週记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