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尖尾週记》大学「自治」了吗?

《尖尾週记》大学「自治」了吗?

这週一有好些位朋友传来一则影讯短片 (video),是「管爷」在南加州台大校友会做的演讲摘录,仅有短短三分钟,所以应该是主办者认为最精华的部份,看了有些话不吐不快。虽然「管案」目前也在监察院调查中,但办案委员另有其人,所以我没有洩露侦察或迴避表态的问题。

该案从年初台大「校长评选委员会」通过遴选管爷、并报请教育部聘任被拒开始,期间台大方面开过几次行政会议与临时校务会议,争议反而越演越烈,台大与教育部之间的公文往返也不计其数,但吵到现在已经半年,教育部长换到第三人,管爷仍然誓言当仁不让,甚至不惜千里迢迢投诉到国外;以往要选中央民代的,需要寻求海外乡亲的支持,现在连选台大校长也要去取暖,真是令人大开眼界。

管爷在短片中的讲话,一改当初口出「爷们怕谁?」的狂态,轻声细语、感性诉求,尤其是提到这些日子,随时都有不相识的路人趋前问候加油,「不要被坏人打倒」、「我们全家都支持你」,医院领葯会夹有一张温馨问候小纸条、到常去的小吃店用餐会送上一盘菜请他。我回想自己从三十年前参与街头抗争与民主运动迄今,也时常有来自陌生人的鼓励,但更多的是管爷不曾承受的:军警暴力相向有之,黑函秽物塞进信箱有之,妻小在巷弄被侮辱恐吓有之,自己被民代移送地检或监察院调查有之;这些都还好,最不甘心的是,从没有吃过免费的大菜,连小菜都没有。

接着管爷话锋一转,指出人民的温情表现恰恰对照出政府的「吃相太难看」、「完全执政、完全贪婪」、「手伸进大学里,让所有的人触目惊心」、「过去相信的道德价值与公义标準,可以一夕之间就不在了」、「五权中我领教了四权,行政权中我也领教了六、七个部会」,以致于政府「把这件事搞成很複杂的政治事件」。

我虽然也认为小英政府对我不够好,但这种骂法可不敢苟同。

的确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件单纯的法律事件,因为所有对管爷的指控都是法律层面的违失:在参选校长时,填表未充分揭露校外兼职;在遴选过程「副董选独董」,未主动申请利益迴避;在出任企业独董与薪酬委员等有给职务时,未事先取得校方许可;在赴中国讲学时,未向教育部报备⋯⋯。凡此种种教育部不予聘任的理由,在在都有法令依据,所凭无一出自政治立场;但奇怪的是,管爷过去一昧以神隐方式拒绝依法论法,而在前述演讲中,对这些具体的指控也置若罔闻,反倒指责政府在搞政治。这样的颠倒是非、企图先骂先赢,我看只有马前总统说北检起诉他是「政治迫害」,差可比拟。

「管案」也令我回忆起在台大求学与任教半世纪,所经历过的校长。不客气地说,历任校长几乎都是听命于中国国民党的官僚学阀,只有一位「无党籍」的虞兆中校长是例外。他于1981年到校,三年一满就被撤换,他最后一次主持校务会议之后的聚餐,走来和我同桌而坐,我略带不满地问他:「你的治校理念才开始推动,怎麽就要离开?」他苦笑:「三年前他们不认识我,要我来,现在他们知道我了,就不要我了。」我清楚记得,台大首创的「校园规划委员会」与「校园环境总规划书」,出自他之手;为了推广多元学习,他邀请各学门教授组成工作小组,就文史哲艺、社会、自然、应用科学等诸领域,建立通识课程,也証明他的远见。最重要者,他把大学的理念归纳为「大学自治,学术自主」,并强调学生有独立人格,「大学生不需要与中小学同样的管理方式」,更显示他的人本教育。但虞校长忘记了台湾的大学在戒严时期,非但不是「自治」,而且是「党治」,就这样,台大失去了一位值得尊敬的校长。

儘管以往大多数的校长也不怎麽样,但究竟那是在一党独大的威权时期,校长官派;即使在后来校长由选举产生,也没有传出像管爷一样,事前就被举发不配为人师表。今天如果台大当真容许这样一位在性格上与行为上的「瑕疵品」来领导,即使被评为全球十大,也只是骗骗外人,「一所伟大的大学」不可能对自己造成的「瑕疵」视而不见。

所谓「一所伟大的大学」,来自这段期间台大的代理校长郭大维之口,他在今年毕业典礼上对台大师生用这个题目做演讲;这篇讲稿透露出台大对管案的处理态度,让人不胜忧虑。他直言:「现在台大陷入巨大的危机」,接着却马上援引「国立大学校院协会」及「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」的声明,指责「政府不应干预遴选结果」,要求「政府尊重校务会议的决议」。郭代校长只会找一群无聊帮闲的团体来壮大声势、只知要求别人要尊重自己,却说不出任何足以让人尊重的理由;不只如此,在他领导下的台大校方行政人员,掩藏自己所有便宜行事的証据,否认自己所有违法乱纪的事实,那麽「陷入巨大的危机」,岂不只是迟早的事?把危机归责于政府之后,郭代校长搬出一段陈腔烂调,对毕业生做廉价的期许:「身为台大的毕业生,你必须要有理想、要有荣誉感、对国家社会要有责任感、对弱势要有同理心,⋯⋯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。」说到理想、荣誉、责任、同理心、⋯⋯,高贵的大人啊,你自己有哪一样?台大有一个管爷已经够糟了,偏偏还有你!

我不禁又想到虞校长的话:「他们知道我了,就不要我了。」今天台大还是由看不见的「他们」在做主吗?

《尖尾週记》大学「自治」了吗?《尖尾週记》大学「自治」了吗?

引用连结:

尖尾週记
上一篇:
下一篇: